误认故乡为他乡
 
我1954年来杭州读大学, 算来离开家乡温州乐清已有半个多世纪了!
温州,是我读初中和高中的地方,五十多年来从未回去过, 只曾几次在车上路过。
今年春节后因参加亲戚的婚礼,回到了阔别50多年的温州,心情特别激动。尽管时间紧凑,我还是要求亲戚驾车陪我兜了一圈,看看那些我曾经熟悉的地方。要是没有他们领路,我简直不辨东西南北了。
我母校的所在地九山湖依然美丽,但周边高楼林立,犹如塞纳河畔。古老的五马街,路面虽然青砖依旧,但繁华的商店与过去的小店铺简直无法可比。尤其是东门安澜亭码头,是我特别想去的地方。过去咱们从乐清到温州读书,先坐汽车到港头,再乘渡轮到安澜亭码头,然后再坐三轮车到学校。如今瓯江大桥横跨瓯江上,贯通南北,交通非常便利。安澜亭附近破旧的棚屋早已被高楼大厦所取代。假如让我自己去找安澜亭,那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温州有的新建市区街道,都是宽畅的8车道大马路,两边也是20多层高的豪华大厦,真是一座现代化的大都市!
我的故乡是乐清市虹桥镇塔渎村。因老家已无直系亲属,如果没有特殊的需要很少回去。这次既已到了“家门口”不回去看看心有不甘。还是劳驾这位温州亲戚驱车送我回去看一看。当然我做向导,坐在副驾驶室里指路,可就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原先进村的是一条小水泥路,可眼前进村竟有两条宽畅的水泥马路。而且两边都是三四层高的洋房,甚至还有几幢六七层高的豪华别墅。我怀疑自己找错了,下车一问,大家哈哈大笑:“杭州姑婆找不到家了!”
    改革开放30年,不管是“苏南模式”还是“温州模式”,都使祖国变化翻天覆地。中国经济30年增加了10倍以上,并且提前12年实现了联合国2015年极端人口减半的“千年目标“。过去20年中,中国脱贫的人数占世界脱贫的百分之七十。如果没有中国扶贫的成绩,整个世界的扶贫事业将黯然失色。
过去曾有人说共产党搞革命内行,搞建设外行。但事实胜于雄辩!事实会使他们哑口无言!
今年是咱们党建党90周年。前30年,党领导人民用枪杆子打天下建立了新中国;后30年,党领导人民改革开放,带领人民走上幸福的全面小康之路。使许多几年未回故乡的人,也会象我一样:误认故乡为他乡!
 
威尼斯登录平台退休总经理陈爱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