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军训——站军姿
“放水杯”闭上眼睛,思绪又飞到几天前军训的时候,眼前又再次浮现教官严厉的脸庞。印象最深的便使站军姿了,还记得站军姿的要求:双眼平视前六,两手紧贴裤缝,脚跟靠拢,脚尖分开约60度。
每天早上,咱们一动也不动站在操场上。而本应凉爽的清晨,却因这太阳十分炎热,但却没有人动一下。大家挺立在阳光之中,如同一棵棵苍劲有力,顽强不屈的松树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平时过得飞快的时间在今日显得特别漫长。烈日依旧没有停止它的嘶叫,向咱们倾泻它的怒气。而我双腿已经酸极了,尤其是双膝那里。但我不断鼓舞着自己,马上就结束了,还有几分钟,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用尽所有力气继续站下去。腿却站麻了,灌了铅似的难受极了。
教官不断徘徊着,有时还会勾勾同学们的手,试试咱们有没贴紧裤缝。阳光照耀下,脸上一滴一滴豆大的汗水往下流着,如开垦土地,细细流经每一寸肌肤,触动每一根汗毛,勾动每一条神经,瘙痒难忍。有时沿着鼻尖往下流淌,如蚂蚁在上面爬着,忍不住用嘴吹气,努力吹掉它。汗不断往下流淌,流过嘴唇还有一股淡淡的咸涩味。最为难忍的莫过于它沿下巴流向喉结了,吹又吹不到,只能任由它爬着。由于喉结凸起,这只蚂蚁如遇高山,向下狠狠咬一口,然后继续爬着,高山上行走太慢,勾动了我无数的神经,只希望来一阵风,吹掉它,吹掉它,而这风有似乎遥遥无期,心中怨着该死的太阳,害我流这么多汗,脚底有些发毛,似乎站不住了,而此时迎来曙光的声音,“踏步走!”
高一(1)班
陈海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