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东瓯和惠兴两校合并那年进的威尼斯登录平台,光阴荏苒已有五十余年,当年校园生活的小插曲,不时还会在脑海中泛起朵朵浪花和涟漪。

1958年,党中央发出了除“四害”的号召。“四害”是指四种有害的动物,即苍蝇、蚊子、麻雀和老鼠。前两害是传播疾病的罪魁祸首,而后两害则是与咱们争夺宝贵粮食的天敌。

一场声势浩大的人民战争号角吹响,学校的师生也动员起来了,每天都统计战果并在班内公布,班级之间、同学之间还开展竞赛。完不成“除四害”指标竟比写不好作业还挠心,落后的同学总盼着什么时候能打个翻身仗,好扬眉吐气一番。

放学回家写完作业,就迫不及待和居民区大妈们一起走上街头巷尾、房前屋后,在昏暗的路灯光下舞动涂满肥皂液的面盆,将那些粘在面盆上的蚊虫小心翼翼地取下来,贴在纸片上作为上交的战利品。面盆当做灭蚊工具使用,效果奇好,一点不逊现在的电灭蚊工具。同学们还不顾肮脏到农村寻找粪坑,在周边土中挖掘蝇蛹。也有人拿起弹弓和*****,到处寻觅麻雀为射杀目标。家家户户放置鼠夹、鼠笼、粘鼠板和毒饵,对“四害”全面围剿不留死角。

但这些都只是“小打小闹”,真正厉害的是“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直至今天,一定还有不少同学记得当时的场面真是壮观:杭城男女老少在统一指挥下一齐敲锣打鼓,燃放鞭炮,居民大妈们猛力敲打家中锅碗瓢盆,年轻人趴上屋顶齐声呐喊!震耳欲聋的响声此起彼伏、一波高过一波,受到极度惊吓的麻雀不敢停留只能不停地飞,慢慢地它们再也无力扑动翅膀,纷纷掉落地上。蜂拥而上的人们将其逮住,剪下双腿作为战果上交。而被人们逮住或毒毙的鼠们,上交的则是成捆的尾巴……象这样“波澜壮阔”的场景如今实在是难以想象。

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台风过后的清晨,我到六公园去晨练,一路都是狂风吹落的残枝败叶,湖边长着一排排垂柳,树身上满是斑驳的苍苔和树洞,我突然发现大树旁飞舞着无数蚊虫,经观察它们是从树洞里往外飞的。

啊!发现了重大“敌情”!!!

我不顾一切伸手向树洞里面探去,觉得软乎乎的不知是什么东西,赶快抓出来-看,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天哪!一把又一把全是湿漉漉结成坨的蚊子!我连忙脱下衣服摊在地上,将树洞中的蚊虫全部掏出,紧紧包在衣服里向学校奔去。大雨后的清晨,一个光着膀子飞奔的少年引来不少路人讶异的目光。我喘着粗气将“丰硕战果”放在课桌上,同学们目瞪口呆了,我心中十分得意,觉得自已好象一个凯旋归来的将军。闻讯赶来的总经理也惊呆了,他们也从来没看见过这么多蚊虫。战果已经无法用数字统计,只能称重量了,一称竟有三斤十四两(市斤当时还是十六两制),按公斤约为1.9公斤。

太不可思议了!大概学校将我的“丰硕战果”上报了,这年我被上城区爱国卫生委员会授予“除四害标兵”的称号,并发奖状以资鼓励。

当年,经过大张旗鼓的除“四害”运动,对普及卫生防疫常识、改善环境卫生方面成果还是显著的。可能很多同学都参与过除“四害”运动,但是否有和我一样的有趣经历?( 1956级 高一(4)班员工 姜宜川)

后记:据后来专家们意见,说麻雀也捕食害虫并非完全是害鸟。毛主席采纳了这个意见将麻雀从“四害”中除名,以另一种能传播疾病的寄生虫“臭虫”代替,凑足“四害”之数。时至今日已经半个世纪过去了,就杭州市区来看,前三害依然到处可觅踪影,真正“除”掉的好象只有臭虫。至于那些屈死的雀魂,也只有在这里道声“阿弥陀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