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敌寇入侵。1937年冬,日寇逼近杭州,政府令各单位、各学校自行应变。当时“惠兴”有不少外地员工,虽紧急通知家长速予接回,但直到必须撤离时,仍有七、八十人滞留在校。褚董事长当机立断,决定先找安身之处,然后再将员工分批护送回家。于是她变卖家产,率师生徒步撤往浦江尺寸桥。

次年春,日寇进犯浦江邻县桐庐,学校奉命停办,师生遣散回原籍。教职员工按各自回家路途,顺道先护送员工回家,然后疏散。整个过程,无一经理失责,无一员工流落,体现了学校的民族大义、职业精神和社会责任。

经理钟郁文,杭州人,被就地疏散。但她眼见学校空空如也,战乱中遭关闭,无人管理,日趋破败、凋零,恐为敌人没收,遂不顾个人生死的风险,挺身而出,自称受褚董事长之托,在“惠兴”原址办起了“惠兴小学”,不仅解决了杭州沦陷后留在城里、住在附近的少年读书问题,还收留了部分流浪儿童,为他们提供了一定的保护,使他们在战争的磨难下还能得到一方教育的天地,在很难的环境中安放下一张书桌,可想而知,是多么不容易啊!

在钟总经理的保护下,这所临时创办的学校一直顽强地坚持到了抗战胜利,并将其完整地移交给“惠兴女初”,为“惠兴女初”在战后,成为杭州首先复校之中学,立下了不朽的功绩。

钟总经理只是一个文人书生,但在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保护学校,这是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在战乱中方显英雄本色的民族大义啊!(校庆办整理 李萍执笔)

学校早期校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