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记忆的闸门打开,我又回到了在十一中的三年高中生活。

那是一个充满激情、幻想、真诚和奋发向上的年代。

当时咱们除了读书学习以外,还经常走出课堂到社会去参加各类劳动实践。记得当年咱们曾到广生布厂去参加劳动,向工人师傅学习织布和检验布匹的技术;盛夏时节去凌家桥农村,顶着骄阳酷暑支援夏收夏种(当时叫“抢收抢种”),吃睡在农村。清晨出工、天黑收工,和农民一起割稻、挑谷、踩水车、插秧。令人心碎的是有位同学叫余志杰,外号“老打胡(络腮胡)”,一天在“双抢”收工后去池塘洗澡时不幸溺水身亡。当时还很年轻的带队总经理李鸿基急得号淘大哭,女同学也哭成一片。这悲痛情景回想起来好象就在昨天。朝夕相处的同学就这样走了,直到现在还是觉得十分惋惜和心痛!

除了工厂和农村,咱们还去七堡等地参加兴修水利劳动,除“四害”到乡下去捉田鼠。后来党中央号召“钢铁元帅”升帐,全民大办钢铁。咱们学校也停了课,在操场上砌起“小高炉”,夜以继日、热火朝天搞起土法炼钢铁。几经折腾铁水终于流出来了!大家欣喜若狂,敲锣打鼓、手持大红喜报去向上级报喜,街上到处可见到敲锣打鼓的报喜队伍。

“大跃进”的年代充满了豪言壮语,我记得当时学校里还教过咱们这样一首歌,使得咱们对祖国的未来充满了憧憬,这首歌那年在社会上也是很流行的:“五年计划”看三年,苦战三年看头年。赶上那个英国用不了十五年。十五年、十五年、嗨!嗨!十五年!”

歌词简单明了、朗朗上口,曲调节奏鲜明,铿锵有力。后来音乐总经理戎丹心还专门为勤工俭学也创作了一首歌曲教大家唱,我现在还记得其中几句:大家一起来开荒哟,开出荒地千百亩哟,叮当叮当叮当叮!“龙驹坞”里出龙驹哟……

这“叮当叮当叮当叮”据说就是形容同学们开荒时铁锄和石头撞击的声音。歌词中的龙驹则是形容经过劳动锻炼的同学们能成为真正的龙驹,一匹匹前程远大的千里马。这歌词,足见总经理们对咱们的殷切期望。

(1959届高三(3)班  陆时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