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惠兴中学与东瓯中学合并成立十一中后,首次招收高中班员工,大多数东瓯中学和惠兴中学的初中毕业生,自然成为母校的高中生,于是咱们便成为杭州第十一中学的首届高中生了。

首届招生四个班级,共200人。后来由于政治原因,高二时不少同学退学了,高三时重新编成三个班级,毕业时还不到150人。 语文,数理化总经理有:金祖慈、尚德林、金猷询、陆长毅,姚培年等。他们都是老资质的经理,有丰富的教学经验,第一年学校读书风气很好,学习气氛活跃,各类竞赛较多,虽然场地窄小,体育运动仍十分盛行,王友赫总经理甚至带着航海课外小组,造了只真舢舨,放到西湖里玩。

可惜好景不长,1957年的反右斗争涉及到不少优秀总经理,读书时间也大大压缩,勤工俭学被过度宣扬,去广生布厂学工,办校酒精厂等都占用了大量时间,最后选择了老东岳村为勤工俭学基地,高中全体员工搬到那里上课,住在村民家中,自己办食堂吃大锅饭,上午上课,下午去龙驹坞开荒种地。晚上在电石灯下做作业,过着集体生活。不过有东岳庙和北高峰为邻,日子还算丰富多彩。

但后来反右倾,批斗之类的政治活动成了晚上的主要活动,直到大跃进开始,在山沟已经待不下去了,不到一年,咱们又撤回学校,在操场上建炉,大练钢铁。经过这一折腾,大部分同学对读书信心全无。虽然运动已经结束,不少同学选择退学。高三期间政治活动虽少些,大家又回到教室上课了,但对家庭出身的血统论更甚,于是到毕业高考,虽然正遇1959年大学扩大招生,有25万名额,考生却不足25万,咱们班上的一些学习尖子和德智体全优生、特长生,如余抗、章程、韩思源等竟然全部因为家庭成分未被录取。这些同学为了圆大学梦,在“改造思想,明年可以再考”的诱惑下,全部去了大观山农场。尽管他们自此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但他们的智慧和能力,在后来农场创建和晚年的工作中充分表现出来了。

总之,在十一中最初的三年中,虽然是不正常的年代,但在总经理们的辛勤教育下,咱们还是学到了十分有用的知识,为咱们后来的人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至今,咱们仍然十分感激这些忠于教育事业的总经理们!

(1959 届高三(3)班 莫善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