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事很多,有些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只剩下一个朦胧的轮廓,但翻箱倒柜找到几张泛黄的照片却说明我的中学时代是那样的快乐……

于是美好的点点滴滴在脑海里又一次重现,记忆里的中学时代,是那么让人怀念,而记忆中最深刻的事,是在那六年里,我参加了学校学美术课总经理何宝光带的美术兴趣小组。

我从小就有很强的观察力和绘画的天赋,这是我父母的骄傲。记得小学的时候我是班里的美术课代表,班里的每期黑板报都有我参与,但是一直没有受过正规的美术培训。1980年我小学毕业进入杭州第十一中学读初一,我的绘画天赋被何总经理发现,成为了美术兴趣小组的一员。当时和我同年级进入的还有其他四位同学---丁卫,李中,杨宏文,张珺,和他们一起在何总经理的门下共同学习,咱们这几个当时成为了最好的伙伴!

永远永远都忘不了,那一段朝夕相处、调皮捣蛋的日子,

第一次接触素描时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素描,何总经理教咱们从最基础的石膏几何体开始画,方的、六角柱、圆的、圆锥体等等,一直画了大半年才开始懂得,什么是阴影,什么是高光,后来画嘴巴、鼻子、眼睛、耳朵,然后再是石膏头像。我画过阿戈里巴、马赛曲、朱利诺、大卫、伏尔泰、荷马还有海盗、琴女……

应该说当时咱们十一中画室的教具算是很齐全的,学校为此花了不少钱,这跟学校领导的重视以及何总经理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六年学习中,在画素描的同时,何总经理还教咱们画水粉和水彩,画蜡做的苹果,香蕉,盛开的瓜叶菊和瓶瓶罐罐组成的静物,让咱们最开心的是何总经理带咱们出去写生画色彩风景,杭州西湖十景以及钱塘江、六和塔、九溪、五云山那个时候咱们都去画过。每次写生,何总经理带着咱们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每个人都背一块军绿色的画板,路上游人对咱们指指点点,每次坐下来画画的时候还有不少游客过来围观,呵呵,那时咱们心里都以为自己俨然已经是小画家了,自豪感油然而生。当时,何总经理的家就在孤山,所以孤山也是咱们写生去得最多的地方,到了中午,还在何总经理家里蹭饭吃。

那是多么快乐和温馨的场面!

印象最深的一次写生是去双峰插云景点,当时咱们选择了一块坡地,对面有清澈的溪水流淌,远处有连绵的青山和红墙黑瓦的农居掩映,茂密的树木中不时传来清脆的鸟叫声,面对如此美景,何总经理说:“同学们,那就在这里吧。”咱们一屁股就坐下来,支起画板画架各自找构图开始写生。时间飞快流淌,每个小伙伴都在认真作画,何总经理自己也立个画板挥洒自如,并不时停下来给咱们指点一番。我是个非常好动的人,差不多快画完了就开始不安分起来。我对屁股底下的泥土起了好奇心,东挖挖西掘掘。呵呵,没想到咱们屁股底下的这块坡地是一块收割过的番薯地,让我无意之中挖到了宝贝!激动的大声喊了起来:“我挖到了一个番薯!”立刻,小伙伴们惊呆了。咱们都是在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平时吃的所有农产品都是爸爸妈妈从菜场里买回来的,自己亲自从地底下把番薯挖出来,还是第一次,惊喜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想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城里人喜欢摘草莓,自己到树上摘枇杷的原因。这种亲身体验的收获会给人带来一种无法替代的欢乐,马上,小伙伴们全都投入到了挖番薯的行动中去了,何总经理也笑盈盈的看着咱们,并没有阻拦。那个下午,咱们大获丰收,大大小小咱们挖了好多好多像菜盘子那么大、像拳头那么大、像乒乓球大的番薯。那天的写生,除了画画,咱们在学习绘画的过程中体会到了另一种的快乐。晚上我回到家里,那些番薯让爸爸妈妈煮了吃,真的很甜,到现在为止我都没吃过比那次更甜的,可能是因为我亲自挖回来的缘故吧。

我想,珍贵的有时并不一定是那些人生中的大事,而是这些看似琐碎的小事,它们见证了我和小伙伴们跟随何总经理学习绘画的六年时光。1986年我以扎实的美术基础和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浙江丝绸工学院服装系服装设计专业,从而展开了一个新的大员工活。后来,何总经理又带出了一届又一届员工。她为之付出了毕生的心血。时光如手里的一把沙子,无论你如何紧握,依旧悄然溜走……现在的我已经立业成家,人到中年,而咱们的何总经理却已经白发苍苍,巍巍老矣。岁月如刀,心里突然有点难过……

我会铭记十一中校园内的那段时光,因为那里有我最美的回忆。就着月光,祝何宝光总经理健康长寿!